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的取精行动
老师的取精行动

老师的取精行动

老师的眼神显出她的忐忑,但是犹豫更久更容易落人口实,她眼前这些国二生其实心地之坏不亚於11岁就参与竹东少女虐杀案的谢姓女童,何况他们懂得比那个11岁女童更多,智商也一定远远高过她,若是不想丢掉工作,她一定要把弦上之箭射出。

  於是她要我站到讲台上,然后蹲在我面前,一把脱下我的裤子,露出我和黄若立一比便黯然失色的疲软阴茎.

  我瞬间胀红了脸,不敢再把视线停留在自己的下体,而居高临下看见老师F罩杯的乳沟和几乎从胸罩里满出来的嫩乳,更是羞得不知道眼睛该放哪里.
  我以为老师要用视觉的刺激帮助我勃起,然后教我怎么打手枪直到取出精液,却没想到正当我羞得把脸别开时,胯下软趴趴的老二传来一股温热潮湿的感觉,我感觉我的阴茎似乎已经胀得比我的脸还红.

  我低头一看,竟然只由上往下看到老师的脸,看不见我的小鸡鸡,配合刚刚诡异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老师,我的鸡鸡呢,我的鸡鸡不见了!」
  就在全班又发出爆笑的此时,老师才仰头让我看见她的五官,她的五官仍然精緻美丽,眼神由下望上,就像只弃犬般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但是她双颊却深深凹陷,我这才发现她嘴里塞着一根眼熟的东西。

  随着她往后仰,那根东西愈来愈清晰,上面佈满了老师的口水和暴怒的青筋,直到整个龟头几乎离开老师的红唇,我才确定那是我的阴茎,原来我的鸡鸡没有不见,是在老师嘴里!我以为老师最多最多只会帮我打手枪,却没想到老师竟然冷不防地就用上嘴巴帮我服务!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傻傻得享受胯下舒爽的感觉,顶多再配合老师的乳沟和媚惑到不行的认真表情让快感上升。

  那股温暖,那股舒麻,本来应该是属於汤宸玮的,我担心拦胡了这一把会不会受到报复,赶紧往他和陈昱豪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他们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刘梅老师真的会就范。

  刘梅老师虽然不是帮他们服务,却也货真价实放下老师的矜持在帮学生口交了,他们难掩心中的兴奋,看得浑然忘我,眼神一点都不像平时狐貍般灵活的满肚子坏水模样,暂时也看不出对我的怨怼。

  老师才帮我服务没多久,我胯下就起了异样的感觉,舒麻的感觉不仅集中在龟头,还扩散到全身,甚至是背后两侧,也就是肾脏的所在地。

  在这些重要部位发出的反应,让我直觉是膀胱起了尿意,我赶紧闷哼着:「老师,我想要尿尿!」

  一听见我想要尿尿,老师马上一手握住我阴茎根部让阴茎从她嘴里退出,然后舌头灵活地舔弄我的尿道口,也就是俗称马眼的地方,握住阴茎的手还不住地前后套弄。

  我怕尿在老师嘴里,拼命地扭着下半身,想要挣脱老师对我阴茎的束缚,老师却始终不肯放开我的阴茎.

  我绝望地双手抓住老师F罩杯的大奶狠捏,希望她放过我,别让我当着全班同学面前排尿。

  不过老师完全不在意我对她胸部的进攻,只是更投入地用舌尖撩拨我的马眼。
  我藉着紧捏老师乳房忍住尿液,一边提肛好让阴茎安分点,但是没几下我就退无可退,只好一边紧紧捏住那无法一手掌握的白嫩脂肪组织,一边松开已经紧绷的到几乎坏掉的会阴,无奈地放任全身欲望释放。

  在我以为尿液排出的瞬间,刘梅老师的舌尖也被我马眼涌出的液体沾上,她这才一手抓起烧杯,一手把我勃起的阴茎往下用不自然的角度下压,然后继续搓揉我的阴茎,直到我感到龟头一阵阵抽搐,马眼也开始一股股地往烧杯喷出白色液体.

  直到这时候,我才在阴茎的舒爽和大脑的理智中获得勉强平衡,依照A片里获得的知识,难道这就叫做射精!?看着我的马眼使劲地喷发了好几下,直到烧杯中大约分布了3到5毫升浓稠的白色液体,我这才确定这是我的第一次射精。
  虽然大部分都即将在接下来的实验中阵亡,但至少有为数百万只以上的精虫停留在刘梅老师的舌尖,也许会被她吃下肚子成为她身上养分的一部分也说不定呢。

  想到我的人生第一次射精竟然就和老师的身体以另类的方式合体,我仿彿满足了佔有老师的征服欲,却也感到些许落寞;毕竟在这样的态势之下,资优生军团迟早也会佔有老师的肉体,甚至会有更过分的举动。

  刘梅老师舔了舔嘴角,确定没有留下体液毁了她的妆容,她这才举高手中装了我精液的烧杯,加了生理食盐水,拿到菲菲面前让她看清楚精液的扩散,还真的牵出一条条蜘蛛丝般的形状,难道就是老师说的网状传播?菲菲瞪了我一眼,我本以为她会草草了事说她看过了,却没想到她倒是求知欲惊人,毕竟她是个资优女学生,为了形象起见,可不能因为她跟汤宸玮那夥人过从甚密就真的跟他们要点精液来实验,现在有亲眼看见精液的机会,她倒不因为那些精液来自於我而感到反胃,反倒专心地观察。

  「精液在刚射出的五分钟内是果冻状的浓稠液体,这是为了要留在女性体内增加受孕机会而演化的结果,等再过几分钟,精液才会变成真正液体状,这时候才看得出精虫往四面八方游动,导致生理食盐水颜色变得较为浓而浊的景象。」
  刘梅老师一边喘着气让呼吸平顺,一边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生理食盐水里我数以亿计的子孙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