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熟妖妇
淫熟妖妇

淫熟妖妇

“你胆子还真大啊!”她冷冷的说着。

  我反手锁上了女厕的外门,将她推到了洗手台前看着镜子,她没想到我会是用这种方式,眼里闪出了些许的慌乱,我没有给她回身的机会,把她双手按在洗手台边,轻轻咬着她的颈项和肥白的耳垂。

  “你从看到我的第一眼开始就希望这样不是吗?”

  “你胡说!”她眼里的慌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的戏谑与不肖。

  “你常常利用自己的风韵这样玩弄男人?”

  我放开她的手,隔着衣服和胸罩抓着她的两个乳房用力的揉捏着,看到她脸上因为些许的疼痛与舒适浮出复杂的表情。

  “痛…”随着我稍微用力的在她脖子侧面啃咬,她轻呼着。

  解开了她衬衫的扣子和前开式胸罩,她沉醉在我略为粗暴的抚摸中,丝毫没有注意镜子里的妖妇已经袒胸露乳了,她的乳房白而软棉也极为敏感,一点点的脂肪浮在腹部但是却另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淫艳。

  握着她的双乳,使得在我拳握之外的部份像两个小肉球,而乳尖和乳晕在肉球上更夸张的涨血浮凸着,她开始扭曲了脸孔不自觉的吟哦出声,她的双手无力的向后围着我的腰,我用下巴和嘴吻着她的肩慢慢的退下她的衬衫,她在镜子中忽然警觉到自己的模样。

  “不要,不要这样,我是你同学的妈妈。”她并没有放开围着我腰部的手。

  “你在乎吗?”

  我更用力的握着她的双乳,她红褐色的乳头浮着一丝浅白透明的水珠状液体。

  “不要在这里,有人会进来。”

  我放开了握住她乳房的双手,抱着她的腰走到了女厕门前,把她围在我腰上的手移到了门上推着。

  “你把门顶着,你一放松就可能有人会进来看到你的淫荡模样,我可是一件衣服都没少。”

  我一面说着,一面解开了她的腰带和裤子,她的裤子掉落在双腿叉开的膝盖边,身体因为害怕而轻轻的抖着。

  “不要,你别这样,我怕。”

  “可是你的身体告诉我你很想要。”我把她只有一片三角形白布包覆重要部位的内裤褪到了她的膝盖。

  “不是,我不是。”她自己低头也看到了白布上长长的唇状湿印。

  “那湿湿的印子是什么?”

  我蹲下来用舌尖在她胯下和两股间上下来回的勾动着,她的体液在我舌头拨开她紧闭的阴唇时大量的涌出,然后随着我的舌头覆盖到她的两股之间。

  “我…不知…”听到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她闭上了嘴不再回答。

  女人被我站起来推着踉跄的紧贴在门上,我让她一只耳朵也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肉棒顶在她阴户外两侧阴唇的中间来回摩擦着,可能是龟头的肉肋勾动了她的阴蒂,她的屁股不时的翘起和下沉着。

  “不要…这样逗弄我…求求你。”

  “啊…喔…”我将阴茎慢慢戳进她阴道的同时,她发出了长长的淫叹。

  她的阴道不是很紧但是弹性仍然很好,我的阴茎在里面恰到好处的被湿暖的夹围着,十分舒服,她很紧张但我知道相同的感觉她也很受用,因为在我缓缓的抽插过程中她的体液不断的让我的阴茎带出她的体外,涎留在我的阴囊上,造成湿湿凉凉的感觉。

  “这是你想要的吗?”

  她喘息着没有出声,我抽出阴茎借着她的体液润滑着她的肛门,她还没意会过来,只以为我在挑逗她。

  “这是你想要的吗?”

  我又再问了一次,同时阴茎在她菊门与阴门之间来回的润滑着。

  她倔强的闭着眼睛但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我没有强迫她回答,只是将阴茎狠狠的快速的揷进了她的肛门。

  “啊…呜……”

  她冷不防痛叫了起来,但是随即想到了现在的处境,闭上了嘴巴用手捂着。

  “现在这样是你要的吗?”

  “不是。”她眼角流出了泪水。

  “我问你你就回答,我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你懂了吗?”我轻吻着舔去了她的泪水。

  “嗯!”

  “你没有回答我。”我在她肛门抽送起来,感觉很紧很舒服。

  “懂,我懂了。”她煞白着脸皱着眉回答着。

  “这是一次逞罚,逞罚你忘记我刚刚说过的话。”我继续在她肛门里抽送着。

  我低下头看着她菊门在我向外抽时被拖出老长的一节肉箍,然后再往里送的时候深陷进两股之间,一股残虐的快感从心里升起。

  抬起头看到她煞白的脸颊渐渐的转成异样的嫣红,菊门里逐渐从抗拒的压力转变成为放松的包容,我知道她会爱上这种感觉,而且乐此不疲。

  “现在这样是你想要的吗?”我逗弄的挑衅着她。

  “嗯…是。”她从呻吟中无奈的回答着。

  “你还当我是你的长辈吗?强奸我还问这种问题。”她眯着眼沉醉的说着。

  “你是愿意我当一个乖宝宝晚辈,还是能带给你快乐的男人?”

  我把阴茎抽离了她的身体,我很笃定她第一次尝到异样的快感决对不会现在跟我翻脸。

  “你别抽………你…你是个魔鬼。”她恨恨的盯着我看,眼里闪烁着祈求的复杂眼神。

  “我是魔鬼,但是魔鬼不会主动找寻它的仆人,除非有人心甘情愿做它的仆人召唤它。”

  我重新的捅着她的菊穴,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快,洗手间里响起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

  “外面…。外面有人…喔…魔鬼…你停一下啊。”她伸出一只手拍着我。

  我知道外面有人在说话,而且是女生,洗手间的门把不断的传来转动但是卡死的声音,我晓得等到通知校方拿钥匙来大约需要多久,我继续快速的捅着,她只能飞红着面颊,忍住想要发出的淫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在她身上开始持续发颤的时候我抽出了我的阴茎,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从阴部一滴滴的流出体液来,我任由她继续挺着身体发颤而从洗手间的另一头的天窗爬了出去。

  我站在洗手间的外面看着,她红着脸道歉的解释着因为吃食不小心泼洒在衣服上所以锁上门清理衣服,不时的她还会狠狠的瞪我一眼,然后她故做优雅但是艰辛的移动着步伐向校门口的方向移动着。

  我也不想欺人太甚,走上前去故意撞了她一下,然后说:“啊呀!伯母,不好意思,害你扭伤脚了,没事吧?我扶着你走。”

  “你…。你还想怎样?”小声的骂着,她气得有点浑身发抖。

  “没事啊!看你身体舒服后又不太舒服,过来帮帮忙。”我小声的应着。

  “别气,啊你的胸罩没扣好。”我小声叫着。她紧张的护着自己的胸乳,等她发觉受骗时我已顺势的搂着她,像是她真的扭伤了脚。

  “你…”

  “别紧张,只是送你坐车回家。”我扶着她慢慢的往校园通往校门口的林荫小路走去,搂着她腰部的手总是趁着没人的地方用力的抓着她的丰臀,另一只扶她的手也配合的袭击着她的乳房或是还潮湿着的阴户。

  她的身体也很快的响应了我的挑逗,等到好容易送她到校门口上了车,她恨恨的盯着我。

  “伯母,再见,好走啊!”

  “哼!”她回过头没再看我一眼,关上了车门。

  我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心里很清楚,她还会回来找我,因为她一定忘不了那种异样的快感,与报复我对她的羞辱,但是是用她身体的需求。



  【完】